国足世预赛出线形势岌岌可危、国青时隔26年无缘亚青赛淘汰赛、国奥提前4年备战2024年巴黎奥运会,近年来国字号梯队一边倒的局面让中国足球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一届一届换了多少足球协会主席了,改过吗?换汤不换药啊!”等经典语录经常会在特定的时间跳出来,在球迷耳边久久徘徊着。按道理讲中国足坛投入力度相当大,社会上也已经是非常重视了,可是为什么14亿人口都无法出一个梅西C罗呢?这是国内外一道经常引人争论的问题。事实上除了国内足球人口基数偏少以外还有太多复杂问题混杂在里面,例如,近日前中超天津天海主帅朴忠均在接受采访时,他就以“过路人”身份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国足球不进倒退的其中一个核心问题。

2018年朴忠均出任天津权健(天海前身)的临时主帅,5场比赛收获了2胜3平,但后来因为投资方出现问题球队管理混乱朴忠均离开球队。随后在2019年5月份,朴忠均再次成为救火主帅但是战绩并不理想,仅仅5个月后,朴忠均就辞去主帅一职。二进宫的履历让朴忠均对中国足球有了一定的认知,近日在谈及中国足坛和韩国足坛差距等话题时,朴忠均先是夸赞我们对足球的投入重视程度:“中国正在系统的学习先进足球,他们有节奏的在向前走,引进高水平的外援,帮助他们提高竞技水平。”但是随后朴忠均话锋一转,直言日韩足球不断进步,中国足球却一直退步,归根原因还是因为钱的问题:“我看到了中国和韩国球员之间的差别,当时我还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很不解中国球员为什么没有紧迫感,我在他们的合同中找到了答案。”

朴忠均的说话正中要害,正是因为问题出在“根上”,才让中国足球和日韩足球的差距慢慢被拉大。我们可以参考其中一位中国年轻球员说过的话,山东鲁能21岁球员赵剑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向球迷解释过其实他们算不上高薪族:“每家俱乐部给年轻球员待遇都不一样,我觉得我在鲁能工资不算高,可能1个月才2万元左右。”再来看看赵剑非的数据:上赛季他在山东鲁能出场7次,场均在场时间为7分钟,明显是山东鲁能一个只为了应付政策的U23球员。然而这样一位连正常比赛都踢不了的年轻球员收入已经有2万/月,在社会工薪阶层里已经是中等偏上的收入了,另外还没算进球奖、出场奖、排名奖等一堆附属激励奖金,如果是稍微能踢上一点比赛的年轻球员呢?那恐怕还得翻十几乃至几十倍。

超高底薪、无责任奖金分成、为留人签订场合同、还能享受足协“U23政策”等呵护关怀。俱乐部和足协这种溺爱国内足坛宝宝们的行为无疑是“退步”的核心因素之一,直到他们24岁才开始脱离保护,但是这个年纪的球员早已没有天赋可言,根本没能力去竞争。姑且打个比如,这样的做法就如同动物园里养大的动物,千呵百护把它养大后再来放归大自然,就等于让它去“送人头”。毕竟它们(年轻球员)早已在动物园里(中超足协U23呵护)丧失为了生存(竞争上岗)的猎食本能(靠能力吃饭)。

发表于:2020-06-29 16:18
今日头条
  • NBA
  • CBA
  • 英超
  • 欧冠
  • 西甲
  • 意甲
  • 德甲
  • 法甲
  • 中超
  • 亚冠
  • 名次球员球队场均
栏目热门